2018年4月

扎克伯格在听证会现场扎克伯格在听证会现场

相关专题:

北京时间4月11日晚间消息,公司CEO马克·扎克伯格(Mark Zuckerberg)在出席参议院听证会后,参加第二场众议院听证会,继续应答Facebook数据泄漏事件。

在被问到是否会起诉Kogan或者剑桥分析时,扎克伯格表示,公司正在考虑这一可能。另外,他提到,在不同设备间对用户进行追踪一方面是出于安全考虑,一方面也是为了广告业务。

2013年,剑桥大学的研究人员Aleksandr Kogan在Facebook上开发出一款性格测试应用,该应用除了获取参与用户的个人信息外,还获取了这些用户社交好友的信息。起初,他是以合法的手段收集到这些数据的,但后来的行为则违反了Facebook的用户条款,他将这些数据卖给了数据分析公司Cambridge Analytica。

扎克伯格此前提到,有大约30万人安装了科根的性格测试应用,影响到了数万名Facebook用户。而根据《纽约时报》的报道,该受影响用户的数量可能高达5000万。

Facebook在2015年发现了这个违反Facebook用户条款的行为,但并没有告知公众。而是要求涉事各方删除收集来的数据。近日发布的报告显示,当初这些数据并没有完全被删除。

数据泄露事件发生后,扎克伯格表示,“这打破了科根、Cambridge Analytica、和Facebook之间的信任。同时也打破了Facebook和向我们提供数据的用户之间的信任。我们必须要解决这个问题。”

原标题:90后美女画画月入十万,两年为母亲买套房?真相没那么简单

这几天,月入10万的90后美女画家引发了网友的热议。

晨报记者 | 宋奇波

有报道称,福建南平的90后姑娘潘绫莹,通过在家里卖定制肖像画,淡季时可月入3万,旺季时更是能月入10万,仅用2年时间就为父母买了套大房子。

作为看热闹的外行人小编,

看看她的画,

觉得还挺不错

↓↓↓



但是,网友的热议中夹杂着为数不少的质疑。有很多学美术的网友表示,潘绫莹的不少画看起来不是手绘的,更像是打印出来后再用画笔润色的;也有淘宝店主向晨报记者爆料称,潘绫莹有一段时间从她的店铺里拿画;更有人表示自己曾是潘绫莹的客户,当时潘卖给他的画就是拿别人的画冒充的。

带着这些质疑,晨报记者独家专访了这个陷入舆论漩涡的90后姑娘。

质疑一:打印画

质疑者:众多自称学过美术的网友,表示一眼就看出了打印画。

以下是网友的一些评论

@B教授:这根本就不是画画好吗?这是打印机打印出来然后画笔随便画几个笔触,再摆拍。

@子曰蘅瑾:这是打印画,某宝上一张几十到一百,骗骗外行可以,良心不会痛吗?

@膝盖头骨粉碎机:调色盘用的都是月饼盒,就算是打印画也是我见过最差的,毁型毁脸毁光影,有个小两口的合照接吻嘴都直接拉成吸盘了。

所谓“打印画”

所谓“打印画”

就是将照片打印出来,在照片的基础上加些手绘的笔触,看起来像是用画笔画出来的,几分钟就能做好,并不需要绘画功底。

晨报记者:有不少网友质疑你的画是打印画,对此你怎么回应?

潘绫莹:我从2015年9月开始画肖像画,到目前为止已经画了400到500幅画,如果我是打印的话,明眼人都是能够看出来的。这种欺骗的东西,他们可以直接报警,我也不可能做这么久。

画画这个行业本来就比较难做,别人看我做的比较好,就容易心生妒忌。网上的质疑,很多都是来自自己过的不好又见不得别人好的同行的恶意诋毁。

因为一直有同行盗用我的头像和图片冒充我,所以我很少把创作的步骤图发到网络上,但只要客户有要求,我都会提供不同阶段的步骤图,这些就能证明我的画是我手绘的。

晨报记者:你能保证你的画都是你自己一笔一画画出来的吗?

潘绫莹:我一直都是一个人在自己家里画画,一个帮手都没有,连销售、售后这种都是我一个人在做。

晨报记者:有网友提出,你可以通过直播完成一幅画的全过程来回应质疑,你自己有这个打算吗?

潘绫莹:我觉得没必要,我在微博里发过不少我做画过程的视频,包括一幅画刚画到一半的视频。我还开了抖音账号,里面有很多我做画过程的视频。

我其实都不想跟他们解释什么,相信我的人就会选择相信我,不相信我的人也没必要跟他们多解释。

晨报记者:有不少网友对你旺季时1个月完成三十几幅画的工作量提出了质疑。

潘绫莹:我油画画得比较多,一幅油画的制作周期大约是35到40天,但这是包括大量的晾干时间的,实际用在一幅油画上的绘画时间大约是10个小时。

一幅油画第一遍上色需要2个小时,然后晾干需要1个星期,晾干期间我就去画其他的画了,所以我可以同时画好几幅画。

但1个月完成三十几幅的情况,也只有在旺季的时候会出现,那段时间我每天要画十几个小时。

质疑二:找枪手代画

质疑者:陈女士,彩铅画淘宝店主。她告诉晨报记者,潘绫莹曾在她的店里买过不少画。

以下是陈女士的讲述:

我是画彩铅画的,在淘宝上有家店铺。2016年的时候,潘绫莹做过我的代理,持续了半年左右。所谓代理,就是她可以拿着我的画去外面做宣传,拉了订单从我这里拿画,但必须说明我是作者。

那年10月份,我偶然发现,她把我的画说成是她自己画的,而且花300元从我这里拿的画,卖给客户的价格是1500元。为此我们起了冲突,她给了我的店铺十几个差评,几乎毁了我的淘宝店,之后我们就没有往来了。

事情的过程大致是这样的,我当时会在贴吧发布自己的画作,她的一个客户看到后,发现“撞画”了。因为定制肖像画都是照着客户发来的照片画的,那幅画是一对新婚夫妇拿着结婚证的合影,所以客户一下就看出来了。这个客户和我沟通过之后,就意识到自己被骗了。

我后来才知道,她一直把我的画说成是她自己画的,还会用我的画拍一些摆拍照片发到微博上,假装自己在做画,旁边还会放一堆没有用过的铅笔。我觉得这种做法很过分,涉嫌侵权,就要求她撤销图片,她不同意,我们就闹翻了。

闹翻后,我不知道她有没有去找其他的拿货渠道。但通过她微博上晒的图,彩铅画我还算是个圈内人,一看就知道,很多是打印的彩铅画,就是打印完之后,再用彩铅做一点笔触出来。

她的油画,我听一些画油画的朋友说,有一部分是她自己画的,但很大一部分是分步骤机械喷绘出来的,可能喷完之后,再用画笔抹几笔,让它看起来更像是画出来的。

我能确定当时那个代理就是潘绫莹本人,我们之间的纠纷在淘宝售后介入后,我跟她通过电话,电话里就是她的声音。

晨报记者:有一个画彩铅画的淘宝店主向我们爆料称,2016年的时候,你做过她的代理,还拿她的画冒充是你自己的画。

潘绫莹:我没有做过代理。但那时我自己收过代理。

有个代理用我的作品和微信头像去接单,接了单后没从我这里拿作品,而是去淘宝那里买便宜的,再转卖给别人。可能那个淘宝店主把那个代理错认成是我了。

晨报记者:但那个淘宝店主说和你通过电话,能够确定是你本人。

潘绫莹:我不认识那个淘宝店主,更不可能和她通过电话。我只是听说过这个事,也和那个代理说过不要再这样做。

我自己会画画,为什么要买别人的画,而且我画的还比他们好看。

晨报记者:那个淘宝店主给我的截图显示,2016年10月25日,你在自己的微博发过一张小朋友托腮的彩铅画,但你们的聊天记录显示,这幅画你是从她那里买的。

潘绫莹:我画过的画太多,这幅画我不记得了。但那个时候我单子不多,作品也不多,我微博上发的很多图片也不是我自己画的。我记得自己发过一张花千骨的彩铅画,那个画就是我在网上找的,我也没有说那个是我自己画的。


晨报记者:但是,你当时的微博有三张配图是,你拿着画笔在画这幅画。

潘绫莹:既然有我正在做画的照片,那这幅画就一定是我画的。

晨报记者:那又怎么解释,淘宝店主提供的聊天截图显示,这幅画你是从她那里买的?而且,她认为你做画的照片是在摆拍。

潘绫莹:聊天截图什么的,都是可以ps做出来的。照她的说法,所有的网友都可以说我的画是他们画的了。

质疑三:欺骗客户

质疑者:林先生,潘绫莹曾经的客户。他告诉晨报记者,潘绫莹卖给他的画是拿别人的画冒充的。

以下是林先生的讲述:

我是在微博上认识潘绫莹的,她当时已经小有名气了。我最初在她那边买过一幅油画,除了觉得价格贵点之外,其他还挺满意的。

后来,我们辅导员结婚,班级同学想一起凑钱送个礼物,就想到把他们的结婚证合影画成一幅彩铅画。我就又想到了潘,她的报价是一千多。

拿到画后不久,我朋友在贴吧上看到了一个淘宝卖家的帖子,发现我们买的画不是潘绫莹自己画的。我跟淘宝卖家取得联系后,互相了解了一下情况,基本就确定我们都被骗了。

之后我就想向潘绫莹讨个说法,她给我的回复是,只要我们双方原来谈好了价格,她的画是从哪里来的,我管不着。

但我觉得,我是冲着你去买的,就必须要是你画的,如果你是从其他地方买的,就应该打折或者作出补偿。

因为有些事情微信上讲不清楚,她自己给了我她的手机号码,我们通过电话,我可以确定对方是潘绫莹本人。

我要求赔偿或退款,她不同意,后面就扯了很久,她一开始还会回应一下,后来就没消息了。


晨报记者:你的一个客户告诉我们,他曾经向你买过一幅一对新婚夫妇手持结婚证的铅彩画,但后来发现这幅画不是你画的,而是淘宝买来的。

潘绫莹:这幅画我知道,但事情好像不是这样的。

我之前有和朋友一起开过工作室,这幅画是之前工作室的朋友接单的,他说也是他画的。这件事我没有经手,也只是后来听说的,具体的情况朋友也没有和我说过。

晨报记者:我记得你前面说过,你一直都是一个人干。

潘绫莹:这个工作室的情况比较复杂。

我自己一直一个人在做肖像画定制,而工作室一开始是做墙绘的。两个男的,和我一个女的,他们墙绘缺人的时候我就过去帮忙。

墙绘单子少了之后,他们也开始做肖像画定制。他们觉得用我的头像谈生意相对容易,就一直用我的头像在接单子。

结婚证那幅画,就是我那个朋友在那个时候接的。后来冒充我的人越来越多,我就离开工作室彻底单干了。

可能朋友和客户聊的时候,用的是我的头像,客户就以为是我。

晨报记者:但那个客户说和你通过电话,能确定跟他交涉的就是你本人。

潘绫莹:我的电话号码没有在网上公开,也不会随便给别人。我的客户那么多,我不可能把电话给每个人。

晨报记者:他说你们起冲突后,因为很多细节微信上说不清楚,所以你自己主动给了他电话。

潘绫莹:我不会把电话给别人的。他都说起冲突了,如果我还把电话给他,不怕他骚扰我吗?

我可以明确地说,他那幅画不是在我这里定的,而且我自己会画,也没必要找别人画。

来源:新闻晨报

中国青年网北京4月10日消息,今日晚间有消息称,《奇葩大会》第二季的正片已经从爱奇艺网站下架。

中国青年网记者在爱奇艺官网搜索《奇葩大会》第二季,网页显示“抱歉,您访问的页面不存在”提示字样,确认该系列视频已全部下架。

有消息称,爱奇艺下架视频是因接了整改通知。中国青年网记者就这一细节求证爱奇艺工作人员,暂未得到回复。

来源:中国青年网

查尔斯特大学的副校长罗伯茨(Jenny Roberts)表示,对于那些每周从悉尼来到麦格理港上课的学生,学校提供了多种住宿选择。但这些学生已告知学校,他们会与朋友一起居住。

澳大利亚国际学生协会公共关系负责人马达蒂尔(Madathil)表示,他经常听闻有学生居住在学校的一些设施内。他指出,部分学生初抵澳大利亚时,会住在旅馆或者共享住宅内,但一旦失去这些住所,他们就变得无家可归,并且他们认为,住在学校或者一些校园设施内会更安全。

马达蒂尔还指出,很多留学生曾遇到过住房诈骗问题。一些骗子会告诉留学生,在澳有住宅或房间可供租赁,哄骗学生们付钱,但当这些学生到达澳大利亚之后,却发现原本承诺的房间或住宅根本不存在。

澳大利亚全国学生联合会主席佩斯(Pace)表示,澳大利亚的高校吸引越来越多的留学生,但可负担住房的数量却跟不上需求的步伐。随着住房需求的增大,很多房东会利用这种情况剥削留学生,包括让留学生住在条件较差的住宅内,有些甚至涉及违法或更可怕的行为。

教育部长伯明翰(Simon Birmingham)表示,这些情况令人担忧。他指出,澳大利亚高校在招收学生时,应该为这些学生提供适当的支持,包括住宿方面等。而留学生们则应该确保自己符合签证规定,这就要求他们能够负担自己在澳期间的花费,包括住宿费用等。

原标题:瑞典媒体调查一性侵事件发现:诺贝尔文学奖获奖名单多次泄密

日前,负责评选、颁发诺贝尔文学奖的瑞典学院正面中大危机,起因是由于不满学院处理一桩性侵指控的方式,三名院士彼得·英格伦、奥斯特格伦和埃斯普马克于上周五宣布辞职,而第四名成员也正考虑辞职。更严重的是,根据瑞典媒体报道,在调查该性侵事件时发现,卷入性侵事件的瑞典名流让·克劳德·阿尔诺涉嫌多次提前泄露诺贝尔文学奖获奖名单。让·克劳德·阿尔诺的另一个身份是瑞典学院院士卡塔琳娜·佛洛斯登松的丈夫。

彼得·英格伦彼得·英格伦

性侵与泄密

据瑞典媒体4月7日报道,去年11月起,与瑞典学院关系密切的一名文化名流被控在过去20多年间,对多名女性实施性侵。瑞典《每日新闻》当时刊登了18名女性的证词,不过根据相关法律规定,瑞典媒体并未公布嫌疑人的姓名。

《纽约时报》和多家瑞典当地媒体都指出该名男子为让·克劳德·阿尔诺,其妻卡塔琳娜·佛洛斯登松是瑞典学院的院士,二人经营的文化俱乐部“论坛”被认为是瑞典文化生活的门户,瑞典学院也为该俱乐部提供财务支持。

自从这篇文章发布后,瑞典学院宣布要展开调查,并主动切断了与该俱乐部的经济往来,明确表示不欢迎被指控者参与学院未来的事务。瑞典学院还责成一家律师事务所调查该指控以及该名男子和学院的联系。

而《每日新闻报》的调查还引爆了另一个炸弹:该报周一报道说让·克劳德·阿尔诺曾在诺贝尔文学奖公布前至少有7次泄露了最终得奖人的名字,包括鲍勃·迪伦、阿列克谢耶维奇、哈罗德·品特、帕特里克·莫迪亚诺、耶利内克、勒克莱齐奥和辛波斯卡。

而实际上《每日新闻报》爆出的这个炸弹已不是新闻。因为早在去年12月,让·克劳德·阿尔诺涉嫌提前泄露诺奖得主的新闻就已见诸报端。那么,究竟是谁捅开了这个秘密?其实是三位遭到让·克劳德·阿尔诺性侵的女士爆出的。其中有一位女士曾于2014年在阿尔诺夫妇的文化俱乐部供职,她向媒体爆料:“他(阿尔诺)一直都想把自己描绘成一个伟岸重要的人物,因此我也不知道到底他哪句话真哪句话是假,但他经常谈到他介入(瑞典学院)新院士遴选工作,以及诺贝尔文学奖的评选。”

据该名女子称,2014年,就在当年诺奖公布前,她正在办公室:“他走进来问我想不想知道今年谁会得奖。我给了他一个不太相信的眼神,他马上说是帕特里克·莫迪亚诺。然后他就走了。”最终,那年的获奖者就是法国作家莫迪亚诺。

而去年在接受《每日新闻报》采访时,学院前任常务秘书则指责阿尔诺的妻子、瑞典学院院士佛洛斯登松泄密,他还说早在2014年,他就知道此事。

目前,让·克劳德·阿尔诺的律师告诉路透社和《泰晤士报》说他拒绝所有针对他的指控。

奥斯特格伦(右三)和埃斯普马克(右一)奥斯特格伦(右三)和埃斯普马克(右一)

诺贝尔文学奖该怎么颁?

目前尚不清楚上周三名院士出走前,瑞典学院召开的会议上究竟讨论了什么。但据另一位成员安德斯·奥尔森表示,委员会投票表决让佛洛斯登松继续保持其院士资格,并决定不根据多数意见辞退该成员。

这样的决定让彼得·英格伦无法接受。“自从去年11月围绕这位所谓的‘文化名流’的危机事件爆发以来,瑞典学院内部一开始似乎达成了共识,但随着时间流逝,分歧越来越大。 ”上周五,他在一封写给瑞典当地某报纸的信中写道。

他解释说,太多院士“对于个人的考虑太多,而对于规章制度的考虑则太少,甚至很少考虑到此事事关这个组织的核心理念”,“我已决定,基于这些理由,我既无法相信,也无法捍卫,我将不再参与瑞典学院的工作。”

奥斯特格伦和埃斯普马克也反对院士们罔顾学院规则。埃斯普马克在声明中说道,“学院内的主流意见置私情于清廉之上。”

奥斯特格伦援引音乐人莱昂纳德·科恩的歌词作结:“我准备离开餐桌,我要退出游戏。”

然而,这些规章制度也会对瑞典学院的工作带来严峻的问题。由于这三位出走院士的席位是终身制,目前尚不清楚如果在世的成员决定空出这一席位,该如何填补这个空缺。

以前院士卡努·安隆德为例,他因2005年诺奖授予奥地利女作家耶利内克而愤然离职。他称耶利内克的作品“牢骚满腹,不忍卒读,庸俗色情”。然而安隆德的席位直到他于2012年去世前依然无人替补。

然而,《泰晤士报》注意到瑞典学院的规章制度中也要求诺贝尔文学奖评委员会有法定人数的要求,即在作出重大决定(比如选举新成员)之前必须要有至少十二名成员参与。目前除了上述三位院士已出走,另一位成员萨拉·斯特里斯贝里据说也在考虑离职,而另外两位成员科斯汀·埃克曼和洛塔·洛塔斯则因其它原因正在休假中,学院似乎正面临一个类似22条军规的悖论:一旦人数减少到一定程度,他们将得找人替补以达到法定人数的规定,但他们又必须首先得有能达到法定人数的委员会来决定新成员的加入。

瑞典学院现任常务秘书萨拉·达尼乌斯告诉当地媒体,他们正考虑修改规则。“如果有院士想离开学院,那应该是可能的。”

周一,瑞典国王、瑞典学院赞助人卡尔十六世·古斯塔夫也介入了此事。根据美联社的报道,他告诉当地媒体说,学院成员间的分歧“让人感到难过,我希望能得到妥善解决”,他还补充说明他有信心这些问题最终可以解决。

奥尔森则表达了更谨慎的态度。“我想相信学院这次能渡过难关,我从来没觉得我们真的处于如此严峻的危机之中,但我不得不承认,这一次比想象得更糟糕。”

而更糟糕的是,瑞典学院院士这样一个文化共同体,现在正面临着一次重大危机,院士之间的亲密关系因此事件而开始破裂。

1号站 1号站 1号站 拉菲2 拉菲2 拉菲2 拉菲2 拉菲2 万达平台 万达平台 万达平台 万达平台 万达平台 万达娱乐 万达娱乐 东森平台 东森平台 东森平台 杏彩平台 杏彩娱乐 凤凰平台 凤凰平台 凤凰平台 凤凰娱乐 凤凰娱乐 凤凰娱乐 娱乐天地 娱乐天地 娱乐天地 世爵平台 世爵平台 华宇平台 华宇平台 华宇平台 华宇平台 华宇娱乐 华宇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