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 app设计网站 下的文章

原标题:破纪录!首次有大老虎在重庆受审

法制晚报·看法新闻(记者 张莹)近日,甘肃省委原常委、原副省长虞海燕涉嫌受贿一案已由重庆市人民检察院第一分院向重庆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提起公诉。

看法新闻记者梳理发现,十八大后至少有百余名省部级及以上落马高官进入司法程序,他们的受审地分布在全国24个省份,而虞海燕正是第一个在重庆法院审理的大老虎。

虞海燕系2017年落马的首虎

在今年年初各省份召开的“两会”上,一批落马高官的审判信息陆续公布。据重庆法院网消息,1月28日下午,时任市高院代院长的杨临萍作报告工作时披露,最高法指定重庆一中院审理虞海燕涉嫌受贿案。

如今数月过去,该案有了最新的进展。4月16日,虞海燕涉嫌受贿案被提起公诉。检察机关起诉指控:其利用担任酒泉钢铁(集团)有限责任公司炼钢厂厂长、酒钢集团副总经理兼总工程师、总经理、董事长、甘肃省国资委主任、副省长、省委常委、兰州市委书记等职务上的便利,为他人谋取利益,非法收受他人巨额财物,依法应当以受贿罪追究其刑事责任。

公开简历显示,今年57岁的虞海燕在酒钢集团任职多年,2004年12月起任省国资委主任,2011年5月起,先后任副省长、兰州市委书记等职。值得注意的是,此人还是2017年首虎:1月11日落马,6月4日被双开。

中纪委通报称,虞海燕毫无党性原则和组织观念,搞团团伙伙,培植私人势力,对抗组织审查,拉拢腐蚀纪检干部和巡视干部,打探巡视信息,干扰监督执纪工作。此外,他还变公务接待场所为个人奢靡享乐据点、搞权色交易,并违规将国有企业大额资金外借。

看法新闻记者注意到,作为被中央巡视回马枪挑落马下的典型,虞海燕在反腐专题片《巡视利剑》中剖析了自己的问题。原来,早在第一轮巡视的时候,就有不少人反映其问题。待到巡视“回头看”结束后仅五天,他就被中央纪委带走审查。

最初,虞海燕听到风声后高度紧张,不想着主动找组织坦白问题,反而想方设法接触纪检干部,去拉拢腐蚀这些人。2014年巡视之后,中央纪委第九纪检监察室的原副主任明玉清不仅把中央纪委的调查内容向虞海燕通风报信,甚至最终胆大妄为地帮助虞海燕抹平问题,将他的线索作了了结处理。

就在巡视回头看进驻甘肃的前一周,曾经帮助虞海燕抹平问题的明玉清被中央纪委立案审查。虞海燕决定掩盖,比如把家里跟相关老板的合影都剪碎了之后往马桶里冲,并把专门用作与老板联系的手机用醋浸泡后扔进黄河。

系十八大后重庆审理的首虎

看法新闻记者简单梳理十八大以来进入司法程序的百余名落马高官,发现他们的受审地分布在全国24个省份。而虞海燕正是首个在重庆受审的省部级高官。

其中在河南获刑的有8人(白恩培、武长顺、王珉、龚清概、郭有明、杨鲁豫、乐大克、肖天),在天津、河北、江苏、山东、北京有7人;在广东、湖北等省份获刑的有6人。

从法院层面来看,审理老虎人数最多的为天津一中院,共有5虎在此领刑,分别是盖如垠、潘逸阳、令计划、冀文林、周永康。值得注意的是,潘逸阳正是向令计划行贿的4名官员之一。

(潘逸阳受审)(潘逸阳受审)

而宁波中院审理的4虎(赵少麟、何家成、王敏、杨卫泽)之间存在显著的关联,即均与赵少麟的儿子赵晋有着案情上的联系。

此外,西安中院(白雪山、陆武成、廖少华)、北京二中院(童名谦、杨栋梁、张力军)、北京一中院(徐建一、沈培平、王素毅)均审判了3只大老虎。

原标题:姐姐与男友闹分手 男友佯离开躲床底砍伤姐妹俩

4月12日,湖南省人民医院马王堆院区,被砍伤的黄丽丽(化名)刚从重症监护室转到普通病房。图/记者陈正 4月12日,湖南省人民医院马王堆院区,被砍伤的黄丽丽(化名)刚从重症监护室转到普通病房。图/记者陈正

“我恨你,恨这个世界,我想解脱。”“你先休息吧,今天也有点累了。”“你睡了吗?我睡不着。”“气消了吗?真的好想你。”

当男友接连发来这些短信时,28岁的黄娇娇(化名)和妹妹正躺在长沙一间出租屋的床上,按照她给男友订的高铁票,这会儿男友应该在广州。

他们刚刚经历了一场从微信到手机短信的争吵,收到最后一条短信时,黄娇娇已进入梦乡,当她再次睁开眼睛,男友正举着菜刀站在床前……

“我回到家,桌上有瓶没开封的水,我觉得有点不对劲,但又想可能是我妹妹的。”4月12日上午11时许,新化女子黄娇娇说,“如果10天前的那晚我细心一些,问问那瓶水的来历,就会知道男友藏在床底下,我和妹妹或许能躲过这场杀身之祸”。

蹊跷

出租屋多了瓶未开封的水

4月12日上午,湖南省人民医院马王堆院区病房内,黄娇娇左前臂缠满纱布,心有余悸却又条理清晰地讲述了10天前噩梦般的经历。

4月2日上午8点多,黄娇娇和交往了一个多月的男友戴某在地铁2号线万家丽广场站分别,黄娇娇去五一广场附近上班,戴某去长沙南站搭高铁回广州。戴某去广州的高铁票是黄娇娇在网上订的,接近9点时,黄娇娇收到退票短信,不解的她问戴某,戴某说没赶上预订的那趟高铁,他自己买另一趟高铁回去。

晚上9点20分,黄娇娇回到了租住地——做信贷电话客服的她和妹妹黄丽丽(化名)租住在马王堆新合四村,一个带厨卫的单间。她看见桌子上有瓶未开封的瓶装水,她有些好奇,但那天很累,就没再管这瓶水的来历。大概20分钟后,黄丽丽回家了,因为经常加班,总是晚上10点才到家。

黄娇娇说,回到出租屋前,她和戴某在微信上吵了起来。回来后,两人继续在微信上争吵。黄娇娇气不过,拉黑了戴某,戴某就把争吵的平台转移到了手机短信上。黄娇娇一边和男友争吵,一边把和男友的矛盾向妹妹黄丽丽倾诉。这场争吵持续到了4月3日零点,“他一会儿说他不想活了,‘我恨你,恨这个世界,我想解脱’,一会儿说要带我去旅游”。

“那你先休息吧,今天也有点累了。”接近凌晨12点30分时,黄娇娇收到戴某的短信,她没回复。过了几分钟,她又收到戴某短信:“你睡了吗?我睡不着。”黄娇娇还是没回复。过了几分钟,戴某又给黄娇娇发短信:“气消了吗?真的好想你。”这条短信发出时,黄娇娇已经睡着了,她是后来才看到这条短信的。

惊魂

男友半夜从床底下爬出来砍人

凌晨3点左右,黄娇娇醒来了,借着窗户外面透进来的微光,她看到男友手里举着什么(事后知道是菜刀)击打她妹妹的头,床上和地上有大摊的血,她想去开灯,发现左臂动不了,“没有知觉”。

“我其实一直没走,一直在床底下。”戴某威胁道:“不要开灯,开灯我就点燃煤气。”黄娇娇说,当时她听到厨房传来煤气滋滋外泄的声音,她这才觉察出空气中浓浓的煤气味。

黄娇娇看到戴某击打妹妹,跪下来恳求:“你放过我妹妹,我随便你怎样。”“好,那你跟我走。”戴某说着,拉起黄娇娇往门外走。

黄娇娇和妹妹租的房子在3楼,被拉出门后,她发现戴某企图拉她往楼上走,便用右手单臂抱住楼梯拐角处的窗台。没想到的是,戴某竟然抱着她,把她的身体搬上窗台,还把她抓住窗台的手指掰开,她掉了下去。

“我掉下去后,人已经蒙了。我没看到他跳下来,但我睁开眼时,看到他躺在我的旁边。后来别人告诉我,他把我扔下来后,自己也跳了下去。”黄娇娇说。

黄娇娇坠楼后,妹妹走下楼求助并报了警。

目前,受伤的姐妹正在医院接受治疗,妹妹刚从重症监护室转移到普通病房,而戴某因摔断腿,正在警方的控制中进行治疗。

心魔

曾因“前男友问题”自残

黄娇娇和戴某恋爱前,曾谈过一个小她三岁的男友。因为觉得可能“没结果”,他们维持两年多的恋情虽有些“放不下”,但也慢慢少了联系。

黄娇娇的老家在新化西河镇,2月23日,她相亲时认识了老家在新化坪口镇的戴某。介绍他们认识的是黄娇娇的邻居王某,王某和戴某同在广州刷墙漆。戴某比黄娇娇大5岁,身高1.72米左右,月收入据戴某自己说有“八九千”,初见面,黄娇娇对戴某“比较满意”,便确定了恋爱关系。

春节过后,原本要去广州刷墙漆的戴某跟着黄娇娇到了长沙,两人在宾馆住了一周。之后,黄娇娇和妹妹合租了马王堆的房子。因为戴某还在长沙,妹妹先在公司宿舍住了一段时间,直到3月23日,戴某去广州后,黄丽丽才住进与姐姐合租的房子。

和戴某交往之初,黄娇娇即告知戴某,自己有个还未完全放下的前男友,“他说他会等我彻底放下”。戴某随黄娇娇到长沙后,黄娇娇正式和前男友说了分手。黄娇娇说,此后她没再主动联系过前男友,“他给我发微信,我还是会稍微聊一下,但也没说什么”。

戴某从黄娇娇的手机上看到了她和前男友的聊天记录,“他可能想多了,以为我还会去找他。”之后,他们爆发第一次争吵。期间,戴某用打火机把自己的左手手腕烧伤了。

爆发

听到有人劝女友分手

黄娇娇认为,男友会对妹妹下重手,是因为躲在床底时听到妹妹劝她分手。黄丽丽告诉记者,她劝姐姐分手,是听了姐姐讲述的4月1日下午发生的事。“那天下午,他差点把我姐姐掐死了。”黄丽丽说,她还“责怪”姐姐没有报警。

4月1日下午到底发生了什么事?黄娇娇说,在她们的出租房内,戴某想和她亲热,但她很累不愿意。

“他把我按在床上,用皮带把我绑着,我想叫人,他用东西塞住我的嘴,又掐我。后来我说什么都听他的,我们就去开房了。开房后,该发生的都发生了。他说怕我报警,我说不会,还安抚了他的情绪。我们一起去逛了街,晚上我让他回宾馆,我回了出租屋,我把他第二天上午9点回广州的高铁票都买好了。”黄娇娇说。

黄娇娇觉得,4月1日晚,戴某的情绪没什么异样,第二天,他们还是一起去的地铁站。4月2日晚,因为和男友的争吵黄娇娇很生气,就告诉了妹妹4月1日下午发生的事。“当时我没想到他就躲在床底,不知道他什么时候配的钥匙。”黄娇娇说,跟妹妹讲述完没过几分钟,戴某就发短信问她,有没有把前一天的事告诉她妹妹。

4月12日上午,躺在病床上的黄娇娇说,这个“惨痛的代价”教会了她很多东西,“只要活着,一切都有希望……我和妹妹都很坚强,对于以后的恋爱会更加慎重。”

来源:潇湘晨报

原标题:浙江省发改委:杭州至德清城际铁路已列入省政府考核目标

4月9日浙江省发改委在湖州市德清县组织召开了杭州至德清线(简称“杭德线”)系统制式研究论证会,会议邀请来自北京、天津、武汉、成都、杭州等地的5名专家组成了专家组。杭州市轨道办、湖州市铁办、余杭区铁办、德清县政府、发改委等有关部门、中铁上海院有关人员参加了会议。

专家组听取了规划编制单位中铁上海院的汇报,审阅了相关资料文件,并与有关部门及汇报单位进行了交流,会议认为杭德线作为2022年亚运会交通配套项目,已列入省政府考核相关市县区政府的责任目标,是实现区域一体化发展、构建杭州都市圈快速轨道交通网络需要,是提升客流效益、实现交通运输与旅游融合发展、打造杭德一小时交通圈、促进同城化发展的需要,是更好服务联合国地理信息大会永久会址的需要。

通过比选分析,专家组认为选择直流供电、4辆编组、120km/h的速度目标值,是较为合理和经济的。下一步,要充分发挥杭德线的城际功能,进一步加强客流分析,研究个别车站按预留考虑的合理性,加强与杭州轨道交通网络资源共享的对接和沟通。

也就是说,德清人心心念念的城际铁路,终于要化梦想为现实啦!而德清杭州的同城生活,也将指日可待! 

来源:“湖州日报社掌上湖州”微信公众号

原标题:脱光衣服电击、逼人喝尿 |背后涉黑团伙“九宗罪”

4月12日,吴学占等15名被告人涉嫌组织、领导、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等9项犯罪,在山东聊城市东昌府区人民法院开庭审理。该团伙曾上门对苏银霞逼债,并侮辱、殴打和拘禁,导致“于欢案”发生。

起诉书显示,15名涉黑团伙所涉9项罪名分别是,组织、领导、参加黑社会组织罪,强迫交易罪,故意毁坏财物罪,破坏公用电信设施罪,非法侵入住宅罪,非法拘禁罪,故意伤害罪,强制侮辱妇女罪,强奸罪。

重案组37号(微信ID:zhonganzu37)了解到,至少4名受害人向吴学占团伙提起刑事附带民事赔偿,法院对此一并审理。于欢案民事赔偿部分的代理律师殷清利介绍,苏银霞与于欢均提出刑事附带民事赔偿。

受害人王秀娥表示,自己曾在2013年被吴学占团伙非法拘禁三四天,期间遭遇扇脸、脱光衣服电击、捆住其双手吊离地面、被逼喝尿、活埋等。

该案于12日上午9时开庭,到晚间7点半一天内开庭三次,吴学占等人均不认罪,对指控予以否认。由于涉及的罪名与证据较多,参与案件庭审的代理人称,接到法院通知,案件有可能审理两天。

于欢提出精神损害赔偿

4月12日8时许,东昌府区法院门口拉起警戒线,公诉人与辩护人陆续排队进场,部分受害人也进入到法庭参与庭审,大批市民驻足围观。

于欢与母亲苏银霞均未到达庭审现场。于欢的姑姑于秀荣进入法庭参加庭审,其代表于欢母子向该团伙提出刑事附带民事赔偿。于欢姑父、当年案发时报警的刘先生表示,于欢仍在服刑,其母苏银霞现被羁押在看守所。

吴学占团伙在于欢案发生后被公安机关查办:2016年4月14日,因苏银霞被吴学占团伙成员侮辱,于欢持刀刺伤4人,其中杜志浩死亡。2017年2月,于欢一审被判处无期徒刑。2017年6月23日,山东高院二审认定于欢行为具有防卫性质,但超出必要限度,以故意伤害罪改判有期徒刑5年。

▲2017年6月23日,山东高院二审改判于欢有期徒刑五年。新华社发▲2017年6月23日,山东高院二审改判于欢有期徒刑五年。新华社发

2017年5月25日,聊城公安通报,吴学占等人涉嫌违法犯罪案件于2016年5月25日由山东省公安厅挂牌督办,由聊城市公安局指定东昌府分局异地立案侦办,团伙涉案的18名成员除杜志浩死亡外,其余17人全部落网。

“于欢应该知道今天吴学占团伙受审。”于秀荣告诉重案组37号(微信ID:zhonganzu37),开庭前一天,律师专门与于欢进行会见。

此外,她每个月的27日去见一次于欢,他很担心父母和姐姐。“同一案子其他人都办了取保候审和监视居住,但我们家这三人还在拘留,也没有什么解释。”

起诉书显示,吴学占团伙犯罪与于欢、苏银霞有关的罪名有3个,分别是组织领导参加黑社会组织罪、非法侵入住宅罪、非法拘禁罪。

殷清利律师介绍,苏银霞的诉讼请求是,依法判决吴学占、赵荣荣返还以非法拘禁等方式收取的、与合同约定不符且不受法律保护的高息13.4万元,返还其所违法占有的名仕花园房屋一处;于欢的诉讼请求是,对吴学占等人依法追究刑事责任。

两人均要求该团伙对当年所作所为进行赔礼道歉,于欢还提出支付精神抚慰金的要求。

▲山东源大工贸有限公司办公楼(右),于欢及母亲曾在此被吴学占团伙控制、侮辱。王瑞峰 摄▲山东源大工贸有限公司办公楼(右),于欢及母亲曾在此被吴学占团伙控制、侮辱。王瑞峰 摄

“吴学占团伙非法拘禁、非法侵占,给于欢家人造成伤害,希望能公开道歉并赔偿。”12日下午4时许,于秀荣回到家中。她表示,作为刑事附带民事的代理人,自己仅在法庭上宣读于欢母子的赔偿请求,此后便按要求离开,未参与刑事部分的庭审。

有受害人称被脱去衣服电击

早在“于欢案”案发三年前,吴学占就曾指使团伙成员,非法拘禁山东省冠县东古城镇古北村的村民王秀娥。检方就此案最新补充起诉称,建议以非法拘禁罪、强制侮辱妇女罪对其一并起诉。

根据起诉书内容,因王秀娥持续信访,2013年12月,东古城镇镇长吴德明(另案处理)安排吴学占对其看管控制。12月9日晚,在吴学占指使下,杜志浩(已死亡)伙同郭彦刚、郭树林、吴风磊、杜建岗身穿迷彩服、戴头套,驾车前往古北村,翻墙进入王秀娥家中。

“晚上9点听见有人踹门,我一看,(他们)都戴的头套,穿一身迷彩服,拿着电棍,胶带。”52岁的王秀娥回忆,这些人一进来,就先用胶带粘住她的嘴。然后绑住胳膊和腿,戴上头套把她抬出去。到达一个地方后,给她戴上手铐,并脱掉衣服吊到梁上,往眼里喷辣椒水,用电棍击打,“乳头都被击打没了”。

▲2013年12月,王秀娥被吴学占团伙非法拘禁后,脸部遗留多处伤疤。受访者供图▲2013年12月,王秀娥被吴学占团伙非法拘禁后,脸部遗留多处伤疤。受访者供图
▲2018年4月,王秀娥回忆自己遭受非法拘禁的情形。▲2018年4月,王秀娥回忆自己遭受非法拘禁的情形。

王秀娥称,绑架者当晚轮流对其殴打三四个小时。第二天她被放下来,光着身子反铐在一个台式椅子上。“他尿到一个矿泉水瓶里,让我喝,我不喝就又被打。”她说,随后他们拿来一个1米高的水桶,装满水,把她的头摁进去。

“我上不来气,就用头猛顶水桶,腿也来回摆动,一直挣扎。”王秀娥提到,自己被摁进去拉上来,拉上来摁进去,反复多次。对方还拿枪状物恐吓,她多次跪地求饶。

此后,绑架者将其带离被“关押”小屋。“他们把我拉到一个树林里,挖了几个坑,把我拉到里面说要活埋,还说有人拿钱买我的命。”王秀娥回忆,因自己多次求饶,绑架者最终将其带离树林,送回家门口。

起诉书提到,吴学占指使团伙将王秀娥强行拘禁至冠县东外环中海达集团公司一处废弃的办公室内,期间采取扇脸、脱去王秀娥衣服,捆住其双手吊离地面等方式,对其进行侮辱和殴打,直至12日深夜放回,时间长达80小时左右。

王秀娥称,以前听说过吴学占,也知道他是黑社会,但当时没意识到是他们做的。直到2017年8月,警方打来电话说是破获案件,她去做笔录,公诉书上提到,吴学占承认是他做的。

吴学占涉黑团伙“称霸一方”

吴学占是一个什么样的人?以他为首的涉黑团伙如何勾连,如何作案?起诉书提到,1983年出生的吴学占中专文化,2007年曾于一场纠纷中,持刀砍伤对方面部。其黑社会团伙“称霸一方”,侵害冠县当地金融、交通、社会生活等方面正常秩序。

根据检方指控,2010年以来,吴学占在冠县先后成立两家房地产公司,由赵荣荣作为会计负责账目管理。以该公司为据点,逐步形成以吴学占、赵荣荣为组织领导者,李忠、杜志浩为积极参加者,郭彦刚等人为参加者的黑社会犯罪组织。

吴学占还将李忠、郭树林等人安排到冠县人民医院当保安,以便进行违法犯罪活动随时差遣。该团伙组织严密、分工明确,案发后互相串供,销毁罪证,逃避打击,对抗侦查。

其中,李忠此前还涉嫌犯强奸罪。2010年6月底,他伙同翟某博、吴某超(均另案处理)以上网为由,将被害人骗至冠县某宾馆房间。3人先后采用暴力、胁迫手段,强行与这名女性发生性关系。事后被害人到公安机关报案,据澎湃新闻报道,案发后吴学占介入,并与被害女孩协商调解。

检方指控,该团伙以暴力、威胁手段,有组织地多次进行违法犯罪活动。因父亲医治无效死亡,吴学占为泄私愤砸坏医生轿车;为催还高利贷,非法侵入苏银霞等受害人住宅并拘禁;干扰政府部门正常工作,威胁冠县交通局执法人员;到银行滋事,逼迫银行给相关企业违规发放贷款。

该团伙通过实施违法犯罪活动获利。发放高利贷牟利,强迫相关公司出让已中标的工程,并使用该公司名义继续施工,领取1300余万元工程款;非法经营,强行违规建设加油站、开发楼盘牟利。

此外,团伙还以商养黑,用牟取的利益支付成员薪酬。于欢案发后,吴学占出资200万元给杜志浩家属作为抚恤金,给受伤的严建军联系医院救治。

“此前多案未受重视处理”

此次受审的15名被告人中,有3人为刑满释放人员。

其中,郭树林因犯抢劫罪,于2011年5月30日被判两年半,并处罚金2万元。2013年4月25日减刑释放,又因涉嫌非法拘禁罪于2016年10月13日被监视居住,10月20日被刑事拘留,11月25日被批准逮捕,羁押于聊城市看守所。

根据起诉书,郭树林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以暴力威胁手段强迫他人退出已中标的工程,故意毁坏财物数额巨大,非法侵入他人住宅,非法拘禁他人,故意伤害他人身体致人轻伤。其被控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罪、强迫交易罪、故意毁坏财物罪、非法侵入住宅罪、非法拘禁罪、故意伤害罪6项罪名。

重案组37号(微信ID:zhonganzu37)联系到郭树林的哥哥郭树猛,他表示自己经常不在家,不太清楚具体情况。“弟弟的事情我没有直接和律师沟通过,都是家人在处理,他们的情绪也一直不太稳定。”他表示希望法庭公正判决。

▲4月12日,吴学占等15名被告人,在山东聊城市东昌府区人民法院受审。▲4月12日,吴学占等15名被告人,在山东聊城市东昌府区人民法院受审。

于欢案民事赔偿部分的代理律师殷清利表示,代理案件时,比较深刻的感受是,于欢案发生前,于学占团伙曾用恶劣手法对很多受害人实施过类似行为,但要么被调解,要么不被受理不了了之,导致该团伙越来越猖獗。

为何“于欢案”2016年案发,补充侦查两次2018年才开庭审理?

殷律师分析,案件通过在各村张贴通知来召集受害人,很多人起初并不知道殴打拘禁自己的是吴学占团伙,通过比对才陆续到办案机关作证,这造成案件调查时间较长。而吴学占团伙归案后,不停地检举揭发其他人的犯罪行为,导致案件相关事实认定不断发生变化。

1号站 1号站 1号站 拉菲2 拉菲2 拉菲2 拉菲2 拉菲2 万达平台 万达平台 万达平台 万达平台 万达平台 万达娱乐 万达娱乐 东森平台 东森平台 东森平台 杏彩平台 杏彩娱乐 凤凰平台 凤凰平台 凤凰平台 凤凰娱乐 凤凰娱乐 凤凰娱乐 娱乐天地 娱乐天地 娱乐天地 世爵平台 世爵平台 华宇平台 华宇平台 华宇平台 华宇平台 华宇娱乐 华宇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