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时代

寒冬腊月!又到了灌香肠“qiu”腊肉的时候了!

2018-1-12 14:59|发布者:小乘|查看:18842|评论:0|来自:黄金时代
摘要:压弯了竹竿的香肠  年关将至,又到了一年一度的灌香肠“qiu”腊肉的时候。行走在街头巷尾,总能时不时瞥见人家户挂在自家窗台、院落里晾晒的腊肉香肠。沉甸甸的腊肉香肠,似乎都在告诉我们一个讯息——快过年了。 ...

 

压弯了竹竿的香肠

 
  年关将至,又到了一年一度的灌香肠“qiu”腊肉的时候。行走在街头巷尾,总能时不时瞥见人家户挂在自家窗台、院落里晾晒的腊肉香肠。沉甸甸的腊肉香肠,似乎都在告诉我们一个讯息——快过年了。
 

 

挂在自己窗台上的香肠


  香肠腊肉是过年时不可缺少的年货之一,每到寒冬腊月,家家户户便开始动手腌制香肠腊肉?;虻绞谐∩暇奶粞〖缚樯虾弥砣?,或跟养猪的邻居买上百十斤猪肉,拎回家后,加入盐、花椒粉、辣椒粉等调料,反复揉搓,腌制几天入味后,再挂出来晾晒。有条件的人家,还会将腊肉香肠挂在灶台上方,借着从柴火灶里飘出的烟,慢慢熏制。

 

 

柴火熏制


  从开始制作到制成完工,既耗费时间,又耗费精力,却仍有许多人家户在年复一年的制作着。灌香肠腌腊肉,似乎已经侵入到骨子里的一种习惯。

 

 

 

陈女士自制的腊肉香肠


  “虽然麻烦,但是不做就感觉缺点什么??”居住在丰都龙塘村的陈女士说。


  自制腊肉香肠,除了是一种习俗习惯,更是代表了家的味道,年的气氛,以及思乡的情怀。
 

 

誉老伯家的香肠


  居住在丰都龙塘村的誉老伯今年制作了两三百斤的香肠腊肉,灌好的香肠挂在竹竿上,压得竹竿都微微有些弯曲;还在腌制入味的腊肉,被放置在大盆里,满满当当。
 

 

誉老伯家还在腌制的腊肉


  问起制作这么多吃得完吗?誉老伯笑着摆手说:“吃不完。但做好以后分一些给定居在江西的大儿子一些,再分一些给二儿子家,也就差不多了??”

  一份熏制入味的香肠腊肉,将带着一位老父亲的爱与思念,经过千里奔波,最终送到远离家乡的游子手中,成为餐桌上最美味的一道菜。(王明念 严建萍)
 

 

袅袅炊烟从烟囱里飘出

网友点评(温馨提示: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发言时请遵守相关法律)

查看全部评论(0)

寒冬腊月!又到了灌香肠“qiu”腊肉的时候了!

编辑:小乘|浏览:18842|评论: 0 | 黄金时代
摘要:压弯了竹竿的香肠  年关将至,又到了一年一度的灌香肠“qiu”腊肉的时候。行走在街头巷尾,总能时不时瞥见人家户挂在自家窗台、院落里晾晒的腊肉香肠。沉甸甸的腊肉香肠,似乎都在告诉我们一个讯息——快过年了。 ...

 

压弯了竹竿的香肠

 
  年关将至,又到了一年一度的灌香肠“qiu”腊肉的时候。行走在街头巷尾,总能时不时瞥见人家户挂在自家窗台、院落里晾晒的腊肉香肠。沉甸甸的腊肉香肠,似乎都在告诉我们一个讯息——快过年了。
 

 

挂在自己窗台上的香肠


  香肠腊肉是过年时不可缺少的年货之一,每到寒冬腊月,家家户户便开始动手腌制香肠腊肉?;虻绞谐∩暇奶粞〖缚樯虾弥砣?,或跟养猪的邻居买上百十斤猪肉,拎回家后,加入盐、花椒粉、辣椒粉等调料,反复揉搓,腌制几天入味后,再挂出来晾晒。有条件的人家,还会将腊肉香肠挂在灶台上方,借着从柴火灶里飘出的烟,慢慢熏制。

 

 

柴火熏制


  从开始制作到制成完工,既耗费时间,又耗费精力,却仍有许多人家户在年复一年的制作着。灌香肠腌腊肉,似乎已经侵入到骨子里的一种习惯。

 

 

 

陈女士自制的腊肉香肠


  “虽然麻烦,但是不做就感觉缺点什么??”居住在丰都龙塘村的陈女士说。


  自制腊肉香肠,除了是一种习俗习惯,更是代表了家的味道,年的气氛,以及思乡的情怀。
 

 

誉老伯家的香肠


  居住在丰都龙塘村的誉老伯今年制作了两三百斤的香肠腊肉,灌好的香肠挂在竹竿上,压得竹竿都微微有些弯曲;还在腌制入味的腊肉,被放置在大盆里,满满当当。
 

 

誉老伯家还在腌制的腊肉


  问起制作这么多吃得完吗?誉老伯笑着摆手说:“吃不完。但做好以后分一些给定居在江西的大儿子一些,再分一些给二儿子家,也就差不多了??”

  一份熏制入味的香肠腊肉,将带着一位老父亲的爱与思念,经过千里奔波,最终送到远离家乡的游子手中,成为餐桌上最美味的一道菜。(王明念 严建萍)
 

 

袅袅炊烟从烟囱里飘出

《黄金时代》简介|联系方式|免责声明|广告服务|布苗之乡|手机客户端

运维: 电话:

技术咨询:|投稿热线:|频道合作:|广告热线:

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

公安机关备案号:黔52230102000079号 Copyright 1999 - 2018 All Rights Reserved 黔ICP备10003973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