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您在: 主页 > 国际 >

当前您在: 主页 > 国际 >

我在故宫修文物(8)


  

当徒弟要聪明

  徐建华口述:

  我们用的面糨,里面放一点儿矾,第一是漂白用,第二是定型,第三是防腐。你看吃的那个凉粉、凉皮不都得放矾吗,时间长了可以保留。

  打糨子算学徒训练的基本功,最基础的,但是打好了不容易,新手天天打也得打个两三个月。要掌握好比例,你只能靠眼睛和经验,所以这个工作打得越多经验才越多。别人打得好,比例数据给你也没用,不亲手打都不行。不只是水和面粉比例,还有你放多少明矾,还跟气候有关。好比说冬天跟夏天,底水温度多少都不一样。什么是底水?它不就跟小孩吃淀粉似的,不是先打一个底子,完了再冲?直接冲全是疙瘩。底水凉了,天气也冷,就打不熟。打生了不黏,全熟了也不黏,火上熬熟的糨子不好用。好用的糨子就是人手打出来的,70%-80%的熟。怎么判断?打得多就知道了,熟了里面没有面筋。

  一入门先学打糨子,磨刀打糨子。磨刀不光给自己磨,还得给老师傅磨。好比这个师傅带你学习,他的刀就是你磨。磨刀是很重要的训练,刀是工具,不会修工具你还干什么。那刀很难磨的。刀刃磨圆了不行,不开刃的部分必须得平,你行不行,你的技术高不高,看你这刀子就可以看出来。

  磨之前师父他教,打糨子也教,怎么修刷子、怎么用刷子、怎么用排笔先教你一遍,但是不会老这么说,他看你这徒弟灵不灵,爱干不爱干。他一看我没说徒弟也在那儿磨,磨得还不错,他就喜欢教你;你不爱干活儿,那他还教你干吗?他也费劲,你也费劲,弄这不高兴的事干什么?就推了,不告诉你了。

  以前师父其实心里都有数,很少说到三遍,能给你说两遍就够可以的了。那时候当徒弟要聪明,某种程度上得走他前头。师父来了,你这儿给他都归置好了。沏水、打水、扫地、归置工作室屋子、扫院子,你这孩子勤谨,可以。八点上班,我那时候都是七点就到了。比老师傅还早,因为老师傅七点半就开始干活儿了。基本上家里的事不管。不过小姑娘一直我带着。从上幼儿园到初中就一直跟着我,因为她上幼儿园就在故宫幼儿园,上小学是西华门小学。

  那个年代的师傅不会讲得那么细的。他是教你,他一点儿不讲,像这个拓糨子,拓一张坏一张不是浪费。一开始给你讲怎么拓怎么弄,讲完了以后就不管了,你练去吧,慢慢就靠你自己的悟性来干。再有一个就是你看他干。你看他干的手法,他所用的工具,到哪道工序用什么工具,怎么做,甚至是他的黏合剂的浓度、颜色。你得老盯着他,老追着他,他在哪儿站着你也在哪儿站着,他在哪儿坐着你也在哪儿坐着,你老跟着他。他正干着你跑了,一会儿这道工序干过去,完了不会了。

  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

http://www.citicfunds.com/wLFHhfvyao/235740189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