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您在: 主页 > 国际 >

当前您在: 主页 > 国际 >

看天下:腾讯动漫《尸兄》30亿点击量炼成记


这是国产原创动画《尸兄》主角白小飞“耍酷”的开场白。一次意外的自来水厂污染,“伪文艺”青年白小飞的生活“乱”了。面对前所未闻的超强“尸兄”,他毅然决然地踏上寻找女友的道路。

2013年1月《尸兄》动画正式开播后,仅5个月,就登顶百度指数排行榜国产动画第一,其漫画的点击量已达30亿。每个《尸兄》更新日,摩西都会准时观看。别人看动画片是看热闹,他是看“门道”——画片的整体效果、情节推进、角色对白他都会仔细琢磨。

大数据帮你“看”片

摩西的身份是《尸兄》动画的制片,漫画的责任编辑,自从2012年加入腾讯动漫,他渐渐成为最懂“尸兄”的人。左手是漫画作家,右手是动画导演,他的秘密标尺是“大数据”。

每集动画片播完后,摩西会紧紧盯着各种排行榜以及百度指数。由于《尸兄》动画在多平台播放,无法准确统计每集的播放量,衡量整体品牌效果的百指就成为很好的标准。

看指数同样有门道,要根据数据的特征分析规律。“第六集播完百度指数很高,并不代表第六集好,而是代表第五集好。因为上一集好,搜索下一集的人多,百指才会在新一集的更新日变高。”摩西告诉本刊记者。

除了百度指数,基本上所有网络原创动漫平台都会有人气、收藏、评论及月票这几项数据。摩西还做出三个综合数据的核算公式:SC、RC、以及OC。SC中人气所占的权重较多,主要用于新作评判,挖掘新人;RC更能体现用户黏度和总体成绩强弱,基本用作签约作品的评判标准;OC综合评价指标,各项权重较为平均,主要用于观察培养期的签约作者。

大数据很好用,但不能“唯数据论”。数据会因为调查个体数量、样本等问题造成偏差,“说白了就是数据是死的,人是活的。”摩西表示,用户喜好、作者喜好同样很重要,“你不能让作者画一个市场喜欢,但本身不擅长的东西,那样作者很难画下去。”

做好“私人管家”

数据只是辅助工具,“眼光”和题材也要狠、准。2011年,七度鱼凭借作品《鱼花楼》从腾讯动漫征集大赛中脱颖而出。不过,数据证明《鱼花楼》并不适合网络传播,仅是体现个人才华的创作。随后,七度鱼和编辑们决定尝试“惊悚+搞笑”题材。

摩西加入《尸兄》团队后,开始和作者一起努力提升人气。起初,七度鱼喜欢一个分镜一个分镜地画漫画,想到什么画什么,导致节奏过于跳跃,内容缺乏逻辑性。摩西先着力改善这些硬伤,让作者养成先画草稿再画正稿的习惯,加强作品的连贯性,改善上色方式,提高效率。他还会传授一些常规技法——标题最好不超5个字,对话框不要超25个字等。

什么样的动漫在网络上容易火?“题材要符合大众口味,故事的内核元素可以采取优秀元素组合的办法。”摩西分析说。另一部人气国漫《中国惊奇先生》也采用“屌丝打工拼搏+悬疑探案+道家玄学文化”的多元素组合。

故事情节也需要掌控,“做生化类漫画,最怕作品跑向主角无敌模式。”摩西分析道,主角身边的配角也需要特定的人物,比如小飞的表弟负责耍贱搞笑,小鹿负责卖萌,女人们负责被抓。随着角色设定不断完善,《尸兄》漫画的人气开始飙升,动画版上线后,漫画日点击量一度达1000万。

在作品的培育期或关键期,摩西要花大量的时间和作者谈心,培养稳定的创作心态。持续更新也是漫画作家们的能力之一,目前,七度鱼是腾讯动漫唯一没有间断更新的作者。不过,和作者沟通并不是件容易的事,“七度鱼属于大大咧咧的性格,有分歧时我会等他喊完后,再继续用道理压服他”。

通常情况下,腾讯动漫每个责任编辑都要带10名作者,摩西也常年带8个作者。有时候,责编也相当于经纪人,不但要考虑他们的个人利益,还包办了技术团队、市场部门、版权部门的协调工作。这样作者们只剩下一个任务,就是创作。

IP是重点

《尸兄》火了,以《尸兄》这一IP(知识产权)为核心,一大波“尸兄”正在来袭……

从漫画到动画,《尸兄》迈出产业链条的第一步,第二步则是进军游戏。“游戏是腾讯最精通、最擅长的商业模式,动漫转网游也具备一定的天然优势。”腾讯动漫助理总经理邹正宇告诉本刊记者。2014年4月,《尸兄》的主要角色集体穿越到枪战网游《逆战》;随后,在腾讯推出的英雄对战游戏《王牌对决》中,白小飞还会和齐天大圣以及电影《加勒比海盗》里的杰克船长等英雄人物并肩作战。

另一波“尸兄”则开始“袭击”文学世界。5月8日,《尸兄》的同名小说登陆腾讯文学旗下创世中文网,实现了动漫作品的文字化。尸兄的周边产品——T恤、抱枕、公仔、手机壳等,也已经在腾讯动漫上市。“一个好的IP可以探索多种商业模式,未来我们还会考虑做电影。”邹正宇表示。更多的想象空间还有电视动画、动漫表情甚至广告植入等。

原创漫画网站“有妖气”也在进行IP的开发和探索。除了动画、手游,其代表作品《十万个冷笑话》的电影也将在今年12月上映,由万达宣发。

除了打造原创IP,腾讯动漫还与日本集英社等巨头合作引入知名动漫的IP。目前已获得《火影忍者》等11部漫画电子版发行权,集英社漫画全彩版已登陆“微漫”手机客户端。

动漫和互联网才是“真爱”?

在中国,漫画和传统出版业似乎从一开始就不是“良配”。

“做纸媒的限制比较多,页数、转载多长时间都有要求,在故事情节、语言上不能过分地开玩笑,画时只能收着点。”《中国惊奇先生》作者权迎升告诉本刊记者,“在网络上这些限制都没有了,还能根据读者的评论及时调整剧情。在纸媒连载,想得到读者反馈,最快一个月,最多要等上半年。”

2013年8月,《中国惊奇先生》在腾讯动漫上线仅半年,点击量突破2.5亿,成为国产动漫点击量过亿最快的作品。“在2000年左右,中国漫画家每年能出一本书就不错了,即便2008-2009年漫画杂志流行后,读者想上亿,也几乎是不可能的事。”从事漫画行业15年,权迎升发表作品上千部,还曾打入海外漫画图书排行榜,却第一次取得“火箭式”的成功。

此外,国外动漫业的发展经验似乎在国内行不通。动漫企业理想的盈利模式是:三成收益来自播放版权,七成来自衍生品市场。迪士尼出品的《狮子王》,票房约7亿美元,衍生品收入则高达20亿美元。在国内,除了缺少优秀的动漫作品、品牌授权能力欠缺外,盗版也是制约因素。据行业估算,《喜羊羊》的盗版产值是正版的30倍,《熊出没》也高达13倍。

邹正宇告诉记者,“互联网会是动漫的突破口,两者结合可以形成以IP为核心的全新商业模式。”土豆网也在今年的5月4日宣布,投入1个亿,启动“土豆动漫创投计划”,“扶持有效IP”,通过动画开发、真人影响制作等方式,使漫画形象视频化,进而成长为涵盖影视作品、自媒体等更强大的品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