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您在: 主页 > 军事 >

当前您在: 主页 > 军事 >

哪位国民党将领曾帮助朱毛井冈山胜利会师

国民革命军第十六军军长范石生上将

   没有范石生的帮助,朱德起义军难以取得湘南起义的胜利;没有范石生的帮助,或许就没有朱毛井冈山会师——

  范石生与井冈山会师

   80多年前,朱德率领以南昌起义余部为主要骨干的湘南起义军1万多人到达井冈山,同毛泽东率领的秋收起义部队胜利会师,影响深远。这一事件与范石生有很大关系。朱德曾经说过,如果没有范石生的帮助,我们这支部队“很可能就打光了”。那么,范石生是何许人也?他如何同共产党结盟,又是如何给予朱德部队极大帮助的呢?

  范石生和中国共产党的合作始于1926年

   范石生是孙中山十分倚重并亲自授予上将军衔的国民党高级军官。他笃信孙中山的三民主义和“联俄、联共、扶助农工”三大政策,是国民党左派的杰出代表。1926年春天,范石生向当时主持中共广东区委军委工作的周恩来提出要求,请他派得力政治骨干到16军,帮助建立政治工作机构,开展政治工作。周恩来欣然答应,马上通过黄埔军校的政治教官王懋庭(又名王德三),将在广州的云南籍共产党人赵贯一(赵薪传)、王振甲(王西平)、韦济光、夏崇先、马季唐、饶继昌、李静安、向镇弼以及广西人余少杰等派入范部,建立了党组织,组成第16军政治部。他们分别担任秘书、科长、股长以及下属部队的党代表。(马伯周:《范石生》,《昆明文史资料选辑》第二辑,云南人民出版社1982年8月版,第14页)

   当时国共合作形势渐趋严峻,先于范石生部队改编成国民革命军的李宗仁第7军、唐生智的第8军等部队,在改编时都没有接纳共产党人。3月20日,蒋介石还一手策划了“中山舰事件”,迫使250多名共产党员退出了国民革命军第1军和黄埔军校,周恩来也被免去第1军副党代表兼政治部主任的职务。在那样的时刻,范石生却要共产党人到他的部队里工作,足以说明他同共产党人合作的诚意以及对孙中山三大政策的真心拥护。而共产党在16军内建立政治部、设立党代表这一事实,说明此时共产党和范石生之间已经建立了正式的统一战线关系。

   范石生与朱德的交情更是非比寻常,早在云南讲武堂同学时他们就结下金兰之交,正如朱德所说:“我们始终心心相印。”1926年7月中旬,朱德由苏联回到上海。7月下旬,党组织派朱德前往四川万县,以国民政府代表的身份去四川做军阀杨森的统战工作。从此时直到8月上旬这段时间内,朱德约范石生到上海,他们秘密地会见了一次。

   朱德回忆说:“1926年我从国外回国后,通过周恩来通知王德三转告范石生秘密到上海同我见面。我们相见后长谈了一次。范希望我到他的部队当军长,自己退后,我婉拒了。范又要求我任其参谋长,我说:‘周恩来、胡汉民、蒋介石已商量决定,派我去四川万县杨森部任国民党中央和国民政府代表,去劝说杨森部与吴佩孚决裂,支持国民革命军北伐进攻湘鄂,任务艰巨。周恩来、王德三已派一批人进入你军,不管他们是共产党或国民党左派青年,希善待之。’我还对他说:‘我不在你部胜似在你部。杨森甚狡黠,争取他十分困难,但他据有川东及鄂西20余县,拥兵五六万,战略地位十分重要,我不可不去。’对于我的婉拒,范石生表示理解,他对我说:‘请玉阶兄相信,我范石生守信义,爱部属爱百姓,坚决支持孙大元帅联俄、联共、扶助农工三大政策,如果蒋介石背叛革命,我也一定同你合作。如违此誓言,天人共诛我,君亦可诛我’。”(侯方岳:《周恩来、朱德关于范石生将军的谈话追忆》,《党的文献》2004年第3期,第8l页)

   1927年4月12日,蒋介石发动“四一二政变”,疯狂屠杀共产党人和革命群众。不久,蒋介石清党的命令下达到了16军。对此命令,范石生置若罔闻,根本不予执行。共产党照旧在16军内活动,共产党的组织在16军中完好无损。(严中英:《范石生事略》,《云南文史丛刊》1985年第1期,第38页)这样坚决地抵制蒋介石命令,努力保护共产党人的行为,在当时的国民党军中绝无仅有。

  主动致信中共,要在广东接应南昌起义部队

   1927年7月,16军奉命出师北伐。途经汝城时,范石生派兵捣毁了土匪头子何其朗的老巢,收缴了他的200多条枪,还从监狱里解救出朱良才等农运骨干(《风雨盘然——朱良才上将回忆录》,解放军文艺出版社,1993年4月第一版)。此事再次证明,在腥风血雨风云变幻的历史关头,范石生是支持工农运动、愿意帮助共产党的。8月,部队来到了湘南重镇郴州。

   8月1日,共产党发动了南昌起义。得此消息,范石生经过慎重考虑,给南下的起义军写了一封信,说他准备在广东接应起义军,共同开展反帝、反封建的革命事业。起义军于9月5日在福建长汀时收到了范石生的这封信。(刘学民:《朱德与范石生的统一战线》,《党史研究》1980年第3期)

   范石生急切地盼望着起义军的回信,密切地关注着起义军的动向。不久却传来非常不幸的消息:起义军主力在潮汕一带战败,损失惨重;朱德率领部分兵力在三河坝同钱大钧部激战后转移。

   面对共产党的严重失败,范石生没有动摇。无法同共产党领导机关取得联系了,他就设法寻找朱德的部队。他毅然派遣本军某团上校参谋长、当年朱德的同窗好友敬镕,前往粤北、赣南等地寻访。可是敬镕从湘南到赣南,再回湘南,走了一个多月,始终未能找到朱德。范石生心情焦急,烦躁不安。

   此时,共产党也想到了同范石生的统战关系。朱德在《从南昌起义到井冈山》一文中写道:“南昌起义军,部队南下时,恩来同志就给我们写了组织介绍信,以备可能同范石生发生联系时用。”(《朱德选集》,第395页)

上一页 1 2 下一页

您看完这条新闻的表情是?

http://www.citicfunds.com/tPGp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