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您在: 主页 > 军事 >

当前您在: 主页 > 军事 >

太山脚下存孝墓


(原标题:太山脚下存孝墓)


李存孝画像


李存孝之墓

沿太原旧晋祠路南行十数公里,西转进风峪沟又二三公里,便是太山。山并不高,但绿树掩映,流水潺潺,古刹庄严,是省城一处胜景。天气好时,市民往往早早开车前来,登山赏景,并兼锻炼,不过一两个小时,就可以游览完毕,心满意足回家去。也许本来就是为了登临,所以经过山门时,大部分人并不会留意,山门前有一处圆冢,碑上写着“大唐李将军存孝之墓”。
  从碑背面可知,碑立于“戊子年”,即2008年。那一年,山上龙泉寺发现了唐代塔基地宫,震惊全国,龙泉寺得以大修,也许李存孝是沾了那的光?在那之前,李存孝墓少人问津,墓碑也很简陋,实在是配不上李存孝的身份。
  我小时候听评书,就听过一句话,“王不过霸,将不过李”,那意思是,单从勇猛讲,古往今来,君主没有超过西楚霸王项羽的,将领没有超过李存孝的。在评书中,李存孝持毕燕挝,率飞虎军,日夺八寨,夜抢三关,十八骑破黄巢、夺长安,是残唐五代第一条好汉。
  评书自然有所夸张,但即使在正史中,李存孝也是以勇猛留名的。欧阳修的《新五代史》中为李存孝作传,写道:“存孝猿臂善射,身披重铠,囊弓坐矟,手舞铁挝,出入阵中,以两骑自从,战酣易骑,上下如飞。”欧阳修嫌《旧五代史》啰嗦,自己才又重修了一遍,然而,啰嗦归啰嗦,《旧五代史》细节却要丰富,“骁勇冠绝,常将骑为先锋,未尝败绩……每战无不克捷。”“存孝每临大敌,被重铠囊弓坐矟,仆人以二骑从,阵中易骑,轻捷如飞,独舞铁楇,挺身陷阵,万人辟易”。
  李存孝对民间文化的影响还不独独是“王不过霸,将不过李”这一句话。五代时军阀为了加强和部属的关系,好收义子。李存孝原名安敬思,被李克用收为义子。李克用并将他的十二个义子和一个亲子同封为太保,李存孝排行最小,号为“十三太保”。在这之后所有的“十三太保”或“十八太保”之类,都是对他们的模仿。《隋唐演义》中,靠山王杨林收了秦琼在内的十三个义子,也号称“十三太保”,这简直就是抄袭了。
  太保本来是官职名,三公之一,但因为李存孝的缘故,于是也成为勇猛或自视勇猛的人的自喻。绿林好汉、地痞流氓,要尊称他一声“太保”,他也是蛮高兴的。至今台湾那边把小混混还称为小太保,可以说古风犹存,连带着混迹其中的女孩子也有了专属名词:小太妹。二战时期,纳粹德国的国家秘密警察,即Geheime Staats Polizei,往往被缩写为“Gestapo”,中国人据此就音译为“盖世太保”,无需多作解释,其跋扈和不可一世就跃然纸上了。
  可惜的是,李存孝下场极惨。他在李克用诸义子中,功最高,所以也引起其余人的嫉恨。他们在李克用面前屡进谗言,致使父子疑心。而李存孝却选取了最不明智的做法,他和李克用的敌人联合,据城自保,被李克用围在邢州(今邢台)。李存孝后来见不能敌,李克用的妻子一进城劝降,便出城投降,李克用将他押回太原,质问他的背叛,且在一怒之下,施以车裂之刑。李存孝被五牛分尸,年仅36岁。
  史载,李克用并非真想杀李存孝,他本来以为会有部下体会他的心意,为李存孝求情,但众人竟然无一人上前,让李克用一点台阶都下不了,只好杀了。这成为李克用的一个心结。后来,李克用又谈到了李存孝,伤心不已,但是十二太保康君立不以为然,且浮于神色。李克用立刻逼得康君立自尽。


  李存孝被五牛分尸,应该在晋阳古城,距墓址所在的太山脚下,还有十来里。太山上一直有道观佛寺,也许是李克用想让李存孝沾沐神威,早日得到度化。不过,基于民间对李存孝个人遭遇的同情、惋惜,以及对于这位残唐五代第一条好汉的欣赏、崇拜,巴不得本地和他拉上关系,所以,久而久之,李存孝便成了太山的山神,于史无征,但众口凿凿,这隐晦地说明,老百姓心中自然有一把尺子。
  现今太山和山上的龙泉寺,早被修葺一新,山上还有书画院,成为省城文化界人士乐于聚集的地方,但如果再能考虑李存孝,文武相得益彰,或许也可以成为一种思路。

李遇

(原标题:太山脚下存孝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