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您在: 主页 > 社会 >

当前您在: 主页 > 社会 >

《六人晚餐》饰“下岗职工”

 
 

电影《六人晚餐》将于5月11日上映,近期因热播剧《人民的名义》中李达康一角成为新晋表情包帝的吴刚,在其中塑造了一个因厂区改制而失业下岗的资深老钳工——在“达康书记”与“下岗职工”之间,吴刚自如切换。

《人民的名义》里“达康书记”

《六人晚餐》里“下岗工人”

《六人晚餐》改编自鲁迅文学奖得主鲁敏的同名小说,讲述了一个发生在上世纪90年代的云南重工业基地,两个单亲家庭、六个主人公之间的爱恨别离的故事,曾荣获戛纳电影节最佳编剧、金马奖最佳编剧的梅峰担任编剧,第七代导演代表人物李远执导。对于为何接演这部电影、在其中出演资深老钳工丁伯刚,吴刚坦言是被小说和编剧所打动。在吴刚看来,剧本很重要,任何一部戏,编剧的功劳是最大的。他读了很多次剧本,每次习惯都是把编剧的意思诠释出来,让人物立体起来,“这是对剧本和编剧的尊重”。

说起选剧本标准,吴刚有自己的独到之处:拿过剧本来,这个人物首先要感动他,他才有可能把他演绎好、感动观众。那什么样的剧本才是真正打动人的剧本呢?吴刚说:“编剧把这个戏写出来之后,要带着血,才是好的本子。《六人晚餐》恰恰是这样一个故事,它有着大时代背景下小人物的命运,有着被瞬息万变的时代大潮甩上岸的‘失败者’的迷茫与彷徨。”

《人民的名义》带人拆迁

《六人晚餐》被人拆迁

作为近两年唯一的电影作品,吴刚在《六人晚餐》中所塑造的丁伯刚一角,跟《人民的名义》中的李达康一样,都是身处在一个经济改革的大时代背景之下。李达康是周旋在经济变革的漩涡中、直面各方问题迎难而上;丁伯刚则更显无奈,在面对自己所在的厂区改制、工人下岗等种种前所未有的改变时,更多的是寄情于喝酒和低迷不前。

看过《人民的名义》的人,都会对大风厂强拆案记忆犹新,有趣的是,在《六人晚餐》中,也有一场关于工厂拆迁的戏。在前者里面,吴刚领着人拆迁,在后者里面,吴刚反对拆迁被人打伤。对于如何塑造这样两个极端,吴刚有自己的观点:“每个演员在塑造每个人物的时候都有他自己的影子,想完全抛弃是绝对不可能的。演员的功能就是通过他的身体,他的言谈举止、喜怒哀乐,把角色传递出去,让观众慢慢接受这个角色。所以,不管是李达康还是丁伯刚,都是自己的一部分,或者说,都是自己的全部。”

演戏时要寸步不让

进组后每天穿角色的服装

在《人民的名义》中,吴刚与自己现实生活中的妻子岳秀清扮演一对夫妻,对手戏之默契令人动容,而在《六人晚餐》中,与他演对手戏的是著名演员邬君梅。当老戏骨遇到老戏骨,对拼演技是一种什么样的体验?吴刚说,与邬君梅老师演对手戏“十分过瘾”,那种高手之间的较量,一来一回非常舒服,但绝对没有谁压倒谁的较劲,“把角色塑造成功,是一个演员的本能跟职责,并不是说见了谁,得好好表现,必须要干掉谁。只要是戏,作为演员一定要寸步不让,把人物演好,因为这是演员的职责。”

隶属于北京人艺的吴刚,曾参演过《哗变》、《雷雨》、《茶馆》、《北京人》、《日出》等二十余部话剧作品,凭《哗变》摘得中国话剧最高奖“金狮奖”。影视方面,凭电影《铁人》中的王进喜一角摘得第27届中国电影金鸡奖最佳男演员奖。在电视剧《潜伏》中出演天津站情报处处长陆桥山,将陆桥山的笑里藏刀、内敛阴险演绎得出神入化。对于这种突如其来的爆红,吴刚笑道:“我要感谢年轻人的热情。整个社会应该是年轻人的社会,他们推动整个的社会形态与审美,其实他们才是主流。”

至于表演秘诀,吴刚表示,关键是要做到自己与角色的完美统一:当他认定了人物的外形之后,会天天跟他贴近。每天都穿上角色的服装,演完戏之后就直接回到住地,第二天一早起床穿上这身衣服直接奔剧组。生活当中也尽量地跟角色保持一致,让心里边跟外形达到一种统一。这样的习惯被他带到了《六人晚餐》剧组,为了能更好地塑造好丁伯刚一角,吴刚深入到云南某小镇的拍摄基地,亲身体验老厂区工人的日常生活。当年拍摄《铁人》时,导演带吴刚直接从片场到饭馆吃饭,衣服全是泥块,脸上都是胡子,服务员都不搭理,以为是要饭的。而这次拍《六人晚餐》,当他坐在当地人的面前,他们都没拿他当外人,特别亲切。

文/本报记者 肖扬

http://www.fuhua.cc/CmJUR0YZKp/821499586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