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税收宣传
从筛选基因到筛选笑话
发布日期:2018-01-09 15:24 浏览次数:

“30岁以前,我一直在随大流,没有找到自己的爱好;走过很多弯路后,我找到了单口相声。虽然这条路走的人很少,但是现在回头看,我想人生最重要的不在于自己选择了什么,而在于自己选择的是不是自己真正喜欢的。”黄西,全美最知名的华人笑星,前晚站上了复旦大学的讲台。

戴着眼镜,说话语调平稳,面部表情并不丰富,甚至显得有点内向眼前的黄西,一副标准理工男模样。他是在美国的大卫·莱特曼脱口秀节目中一夜成名的,还获得了2010年“全美喜剧节”比赛第一名。去年夏天,黄西辞去生物医药公司职务,从一名筛选基因的生化博士,改行成为专门制造和筛选笑话的脱口秀演员,并且是第一位华人脱口秀演员。黄西这样评价自己:“我说的是逻辑笑话,这可能和我的理工科背景有关。”

“前30年,我都是在随大流”

黄西在高二以前从来不是个好学生全年级300个学生,他成绩排名284。因为遇到一位好老师,他开始努力学习,“当时大家的理想就是考大学,我也是。结果考上了吉林大学。”

大四时,周围的人都在忙考研,黄西想:“也许我可以成为一名教授。”于是他也准备考研,并且在1991年以有机化学100分、总分全国第一的成绩,考上了中科院的硕士。当时很多教授和高年级的硕士来看他,“就是想看看有机化学考100分的人长什么样”。

研究生读了没多久,发现周围的人都在准备出国,他想:“这个选择也不错啊。”于是买了本牛津辞典,背了8遍,记住了85%的单词,“我来到美国后,发现我认识的单词,很多美国人都不认识。他们听不懂我说的英语。当然,我也听不懂他们说的大多数英语。”

在莱斯大学获得生物化学博士,黄西成为生物医药公司的研究人员,主要工作是进行癌症基因的筛选,并且获得了一些专利。但工作顺利的他却苦于无法在工作和生活间寻求一种平衡,“什么样的生活才是我真正想要的?”到了30岁,黄西开始思考这个问题。为此,他业余时间去学射击、学高尔夫、学开快艇……直到有一天,他的同事带他去听了一次美国的单口相声,虽然他只听懂了一半,却非常喜欢这一表演形式。

“美国的科学家中已经有不少中国人,不缺我这一个,而美国的单口相声中还没有中国人,也许正缺我这一个。”黄西于是放弃埋头于研究和学术,走上了一条亚洲移民在美国几乎想也不敢想的“笑星路”。

在美国处处需要幽默感

对于黄西来说,幽默也许是一种天分。有段时间,他需要到校外的一个实验室做实验。这项工作非常枯燥。于是黄西开始写一篇关于怎样适应校园生活的文章,英文辅导老师修改了一些语法错误,鼓励他寄到学校的一个报社,老师说:“没想到中国人还挺幽默。”连学校的研究生同学和本科生也给了他不少赞扬。这是黄西第一次听到有人赞美他的幽默感。

黄西自己对幽默比较敏感。得克萨斯是一个宗教氛围比较浓的州。有一次,他所在的系里有一个教授面试学生,他问这个学生:“你为什么想学生物?”这个学生回答:“是上帝让我来学生物的。”他后来琢磨了一下,这个让人感到有意思的答案可以用在大部分问题上,因为美国大部分人对宗教和政治比较敏感,他们不会和陌生人讨论宗教和政治话题。所以面对这样的回答,其他人不敢刨根问底。

一次,和黄西关系很好的一位同事因为梦游去世了,黄西在葬礼上致辞,谈了谈同事的工作精神以及他们交往的事,结果台下的人都笑出声来。葬礼结束后,很多同事和朋友来找他,说他讲得好,也感谢他能够代表大家在这位同事的葬礼上讲几句。“那以后我就意识到,在美国,幽默在任何地方都是比较受欢迎的,即使是在葬礼上。”

心底的声音很弱却真实

“当我第一次在一个酒吧里表演脱口秀时,效果非常不好。有个人跑过来说,黄西你讲的可能有点意思,但我听不懂。”黄西说:“每当这时,我心里很难过,但第二天却还想干。以前我做生化研究时,并不想用上所有时间;但说相声却不一样,很希望24小时都投入进去。这大概就是因为我在做自己喜欢的事情,我应该坚持下去。”

在一些俱乐部,如果讲单口相声的人是新手,就必须自带两个观众。但他在美国举目无亲,所以他常常站在街头,找有兴趣的人进俱乐部看。从2002年第一次登台,到2009年走红,他白天在实验室里埋头工作,夜晚则穿梭在新英格兰地区的酒吧、夜总会、俱乐部和大学礼堂,寻觅每一次表演机会,他的笑话也开始引起美国一些脱口秀节目的注意。